九狐成人app

   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

   这场危机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,很多国家对俄国表示愿意提供帮助,但到底怎么帮,又没人说得清楚。

   很快的,四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,局面没有一点改变。

   联邦安局通过喊话,给人质个人手机打电话,还有其他种种方式,试图与武装分子取得联络。

   只要能够取得联络,那么就可以谈判,和平解决这场危机就有可能。

   然而,所有联络都宣告失败,医院里面仍然是死一般寂静。

   继续关注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义,苍浩也就不再看了,随手在微博上打了一个字:“哎……”

   苍浩没多想,只是感慨一下,却忘了此时打开的是自己实名认证微博。

   结果就是求艹团蜂拥而至:“老公,艹我!”

  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,一件事情发生后往往应该有顺利成章的结果,然而这个结果根本没有出现,整件事情滑向完不同的另外一个方向。

   苍浩在《不诚勿扰》上的那一番话,从常理上来说,肯定是要遭到很多女性批评甚至谩骂的。

   现实却是,批评和谩骂确实有不少,但因为有人莫名其妙把苍浩分析称隐形土豪,结果导致了求艹团这个群体的诞生。

   夏日捕虫少女

   正因为求艹团,苍浩已经不怎么敢在实名微博上说话了,而求艹团显然又是一些网络闲人,苍浩这微博刚发出去,“她们”就知道了。

   苍浩很无奈,随后在第一条评论下面回复了一句:“好啊。”随后就退出了实名微博。

   求艹团规模这么大,真要是挨个艹一下,只怕得用上好几年的时间。

   只不过,这种“求艹”的表现未必真的是愿意被艹,也无从知道求艹团这些人长什么样,或者是男是女。

   当然,苍浩看过其中一些人的头像,倒确实是女的,姿色可人,乃大屁圆。

   只不过,当下球风云际会,亚洲出现了四大骗,分别是韩国人的整容、泰国人的变性、东瀛人的化妆和华夏人的自拍。

   你无从知道每一张网络美女照片的背后,是一个怎样的抠脚女汉子,这是残酷并赤果果的现实,反正苍浩是毫不怀疑其中很多会让自己看见了就掉头便跑。

   然而,尽管苍浩很英明的没有把求艹团当真,但有人把苍浩的行为当真了。

   苍浩收起手机,正准备回家,井悦然的电话打了过来:“苍浩你太缺德了!你不怕遭报应吗!”

   苍浩被骂得晕头转向:“我怎么了?”

   “网上很多女孩没有社会阅历,甚至还可能是未成年人,你竟然骗泡……”

   苍浩吓了一大跳:“我怎么骗泡了?”

   “你刚才在微博上说什么了?”

   “我就是叹了一口气!”

   “你叹气之后又干什么了?”

   苍浩这才想起来原来是那条评论惹的祸:“你关注我微博了?”

   “我……”怔了一下,井悦然急忙解释道:“我就是闲着没事看了一眼,公司同事的微博我都有关注。”

   “他们上我这来胡闹,我随口说了那么一句,有问题吗?”

   “她们都是孩子,她们可以胡闹,你不可以。”井悦然的语气无比郑重:“苍浩,如今你也是网络名人,还是曹氏地产的高管,算是公众人物了,你能不能对自己的言行多加检点?”

   “我还就言行不检点了,怎么滴?!”苍浩有点火了:“我还就告诉你了,井悦然,我这辈子就是放荡不羁嬉笑怒骂,我才不管自己是不是什么名人,我就这幅德行了,你看爱的不看!”

   “好,苍浩这是你说的,记住自己说过的话!”

   “我为什么会忘了呢?”苍浩反驳:“井悦然经理,咱俩已经分手了,你没有任何权利干涉我的个人生活!”

   “我才不是干涉,我是维护社会的公序良俗,这是作为公民应尽的义务!”

   “你倒是挺热心啊,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啊,我还真庆幸咱俩分手了……”冷哼了一声,苍浩挖苦道:“我现在一脑门子官司,你不关心一下还跑过来兴师问罪,咱俩这也就是分手了,要是真结婚了,我一天天被你这么絮叨,能活过五十岁都是个生命的奇迹。你造吗,井悦然,我要是五十一岁那年死了,都特么算喜丧!”

   井悦然一直自以为口才了得,这一次却被说的哑口无言:“我……”

   “你要是没事了,我要去忙了,拜拜。”奉上这句话之后,苍浩直接挂断了电话,起身向寺门外走了出去。

   这一天太累,苍浩想回去休息,可也就是刚离开多林寺不远,发现迎面走过来一个道士。

   多林寺附近有几座寺庙,但没有道观,在这里看到道士倒是很新鲜。

   这个道士年纪不大,二十来岁的样子,中等身材,头上扎着一个发髻,穿着藏青色道袍,打着白色绑腿。

   按说,修道之人就算不是仙风道骨,至少气质看起来也要超然,但这个道士给人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猥琐。

   他的额头上有个黑色的痦子,痦子上还有一根黑毛,而这根毛实在太长了,迎风招展颇为飘逸。

   说起来,自从认识了不信和格桑两个酒肉朋友,苍浩对形形**的宗教骗子也习以为常了,不过还是不由得多看了这个道士两眼。

   也就是多看了这两眼,引起这个道士的注意,走过来对苍浩双手合十:“无量天尊。”

   “这位真人啊,虽然我不太了解道教,不过也听说过道教以左边为大,所以行礼的时候都是左手单掌……”苍浩很好心的提醒:“双手合十是和尚的礼仪!”

   “啊……这……释道合一吗。”道士干笑几声,又道:“贫道封禅子是也。”

   “你有事吗?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