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手机破解软件分享资源站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次日,汪清秋按着七皇子的“吩咐”,再次来到了药庄,因为提前和香梨打了招呼的缘故,张管事待他一如既往的殷勤,甚至在汪清秋的行动上也是十分配合的当个睁眼瞎。

汪清秋顺利的就将那些货物给混了进去。

眼看着那些货物都被运了出去,七皇子的人这才放了心,飞身回去禀报。

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阿文早已经在码头等着了。

这些货要运到秦州,必然是走水路的。

“停下!”阿文厉喝一声。

那运送货物的队伍一下子就停下了,前面领头人连忙翻身下马,走到了阿文的跟前,拱手道:“是阿文啊,是不是夫人有什么吩咐了?”

阿文他自然是认得的,平日里跟在夫人身边最得力的小子,自然不能轻怠了去的。

阿文直接拿出了香梨的令牌,厉声道:“夫人有吩咐!”

——

七皇子慢悠悠的品着茶,随意的道:“事情办的如何了?那汪清秋有没有出什么岔子?”

纯粹清新白衣美女高清私房写真照

侍从拱手道:“回禀殿下,汪清秋那边一切都顺利,并没有出昨天那样的岔子,东西,已经混进去了。”

七皇子微微勾起唇:“不错,秦州那边,可以开始行动了。”

“那汪清秋他······”侍从有些犹豫的道。

“不必管他了。”七皇子摆了摆手,不过是一颗用废掉的棋子,自然是不用多费心思了,害他都觉得浪费力气,七皇子从来不把无关轻重的人放在眼里。

侍从拱了拱手:“是。”七皇子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,不管了,就是放过他了。

汪清秋自从做了那事之后,整个人都紧张的很,怕七皇子看出倪端来,拿他开刀,怕香梨那边出了岔子,瑞王府遭殃,自己莫名其妙的卷进了这场纷争之中,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能为力,这种两难的局面一旦深陷其中,就难以自拔。

忐忑的在家等着,心里也是怎么都不踏实的。

彩云突然推门进来,汪清秋都跟着吓了一跳,慌张的抬头看她。

彩云蹙眉道;“怎么了?这几日似乎一直都魂不守舍的,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啊?”

汪清秋垂下了头:“没什么。”

彩云无奈的叹了口气,莫非这次的科考真的很差不成?

“彩云,外面·····可有说那个泄题的事情?”汪清秋突然问。

彩云坐了下来:“我来正是要跟说此事呢,官府那边抓到人了,拿到泄露题目的考生一共三人,泄露题目牵扯的官员只抓到两人,这事儿京城里一早就在传了。”

汪清秋连忙问:“哪三个?”

彩云愣了愣:“我不记得了,就是听别人说起了一下,什么陌生又不相干的人,咱们管他们干什么?怎么?有认识的吗?”

汪清秋这才舒了口气,想来也是,若是那其中有他的话,彩云此时想必不会这般平静的。

“没有,我也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彩云握住了汪清秋的手:“清秋,这次考不好也没关系的,不要太大心理压力了,咱们大不了回大山村教书去,我觉得那样也挺好的。”

汪清秋握紧了彩云的手,轻轻点头:“嗯。”

——

“王爷,七皇子在秦州那边果然有动作了。”

郭寒眸光冷冽了几分:“他们盯上龙邵了?”

“的确,七皇子的人隐蔽的埋伏在了龙邵周围,似乎也摸清楚了龙邵手下的那群‘山匪’。”

这龙邵,便是当初郭寒灭掉的那一群山匪头头,不过因为他是景王之子,郭寒不想错过他身上的秘密,也不想凭白的浪费他手上精心养出来的那群山匪,所以对朝廷报的是山匪已经被灭,说起来这也都是一年前的事儿了。

龙邵臣服郭寒之后,便一直在暗中帮着郭寒办各种事,秦州的情报网基本也全部来自他,这次七皇子想要将那批兵器混到香梨送往秦州的货物里,想必是想从龙邵这伙人下手,从而牵扯到瑞王府谋反。

郭寒冷笑一声,还真是让这些人费尽了心思了。

“要不,属下让龙邵那边的部下都暗地里转移了去?”水生问道。

七皇子现在的心思不就是想要揭发龙邵那群人吗?以防万一,自然还是先避开才是。

郭寒却道:“不必,避开了反而让七皇子那帮人起疑心,以为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,通知龙邵一声,让他行事机灵点儿。”

“是。”

郭寒冷声道:“七皇子如今的一切布局都已经安排好了,箭在弦上,就等着发了,估摸着的没几日的功夫就要耐不住了。”

水生听着这阴冷的声音,便心知此事必然是一场轩然大波,心里更是半点疏忽不得了,拱手道:“属下先行告退。”

水生前脚出去,香梨后脚就进来了。

“都安排红了?”香梨问道。

郭寒收敛了周身的戾气,轻轻点头;“嗯,一会儿我还要出去一趟,好生呆在家里。”

香梨每次听到他说让她老实呆在家里的话,她就觉得一阵心慌:“不会又有什么瞒着我吧?”

郭寒笑了一声:“这次的事情还是告诉我的,我还能瞒住什么?”

“谁让黑历史那么多,”香梨没好气的嘟囔着。

“好了,那我先走了,我是怕七皇子快要有所动作了,出门儿我不放心,”郭寒搂住香梨的腰身,覆身在她额上印下一个吻。

“嗯。”

郭寒这才匆匆离去。

香梨踱着步子在园子里悠闲的逛着,却并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周遭的花草风景,她在等待着,等待着一场一触即发的腥风血雨,正因为此时的宁静只是暴风雨来临钱的前兆,所以才会更加可怕。

她忽而想起此前郭寒跟她做过的保证,半年,只要半年,我们就全身而退,天高地远,我只陪在身边。

香梨心里暖了一片,微微勾起了唇,她信他,一直都信他。

忽而见一个小丫鬟匆匆跑了过来,面色焦灼:“王妃。”

香梨蹙眉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标签:

Related Post